首页 > 站内快讯 > 问了个电视棒价格,一不小心摸到了她的胸
问了个电视棒价格,一不小心摸到了她的胸
电视棒价格 / 2017-04-05

 一提起夜总会里的坐台女,许多人马上会联想到,生活的糜烂与堕落。让我没想到的是,我竟然喜欢上了这样的一个坐台女。

 
记得那天晚上,我和几个狐朋狗友,去了一家常去的夜总会。这家夜总会在我们当地还算挺有名气的。
 
因为经常来,服务生刚把我们带进包房,一个熟悉的妈咪就带着一群姑娘,花枝招展,一步三摇的走了进来。
面对着莺莺燕燕,坦胸露背的一群白花花的美女。我当仁不让的第一个先挑人了。其实从妈咪带着这些人一进来。我的目光就被其中一个小姐吸引住了。
 
这个小姐我从前没见过,她长的很漂亮。黑色长发,化着淡妆。身电视棒有几个价格电视棒有几个价格材一级棒,前凸后翘。穿着黑色短裙,一双修长的美腿,白而直。
 
其实这并不是她最吸引我的地方。因为进来的这批小姐,有的是搔首弄姿,妩媚撩人。有的是装清纯,扮可爱。唯独她是个例外,从一进门,她就一副冷漠的样子。头略微高抬着,一双大眼睛始终看向别处,根本都不看我们一眼。看她那冷漠的劲儿,倒不像是我们在选她,反倒像她在选我们。
 
大学毕业两年,我始终也没上班。整天和这些狐朋狗友吃喝玩乐混夜场。陪我喝过花酒的小姐,没有一百,也有八十。我自认为我经验丰富,所以我第一时间就判断,这小姐是在装高冷。
 
谁都知道,坐台小姐这个职业,竞争力也很大。这些小姐为了得到客人的青睐,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。我猜眼前这姑娘,耍贱卖骚不是长项,她干脆换了个路子,装上了高冷。
 
我点这女的时候,她倒是没什么反应,反倒是妈咪犹豫了一下。不过妈咪倒也没说什么。这女的依旧是一副高冷的模样,踩着高跟鞋,过来坐到了我的身边。
 
其他人也都点好了人。等服务生把酒和果盘上来后,包房里立刻陷入了推杯换盏,吟声浪叫之中。我那些狐朋狗友点的小姐,一个个都在曲意逢迎着劝酒。但惟独我身边这女的,她从一坐下后,就拿出手机,不时的看几眼。
 
她还点了支女士烟,喷云吐雾了起来。其实她并不会抽烟,根本都没吸,就直接吐了出来。不过看着白色的过滤嘴,在她嫣红的红唇间进出,我还是不怀好意,内心邪恶的笑了笑。
 
我断定她依旧再装。不过她越是这样,我的兴趣反倒越浓了。我歪着头,看了她一眼,吊儿郎当的问她叫什么。
 
她看着手机,头也不抬的,冷冷的回了我一句,“秦念”。
 
这名字倒是挺好听,不过感觉就是假名。有几个来夜场上班的,会用自己真电视棒有几个价格名呢?对于她的冷淡,我心里觉得好笑。我在心底暗想,看她能装到什么时候?
 
把她面前的酒杯倒满,让她和我喝一杯。谁知道她把手机放进手包里,同时冷漠的摇了摇头。看都没看我一眼,冷淡的说:
 
“对不起,我不会喝酒……”
 
不会喝酒你特么出来坐什么台?这是我心里想的,但我并没说出口。因为我觉得她依旧再装,只是是越装越过分罢了。
 
她话一出口,旁边的几个狐朋狗友便开始起哄笑话我,说我搞不定她。这种起哄架秧子的事儿,是我们大家常干的,我根本毫不在意。
 
看着她,我自信的笑了下。伸手拿起旁边的夹包,不急不慢的在里面抽出一沓钱,没差多少,估计能有个三四千块。我随意的把钱放到了桌子上,依旧笑吟吟的看着她。略带得意的说:
 
“妹子,一杯酒三百,酒喝了,钱自己拿。喝多少杯,拿多少钱……”
 
说完,我就歪头看着她。
 
对于我们这种在外面玩习惯的人来说,从来都认为,没有什么事儿是钱摆不平的。如果有,那就加钱!
 
我话一说完,旁边的一个妹子就劝秦念,让她赶快喝。毕竟夜场上的女人赚钱不容易。今天这样的机会还是很难得的。
 
而我也是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,略显得意的看着她。因为我知道,她肯定会乖乖的拿起酒杯。
 
秦念果然看了一眼桌上的钱,但出乎我意料的,她冷笑了一下,似乎根本没瞧得上这些钱。我怎么也没想到,她居然是这种态度。
 
旁边的狐朋狗友继续起哄。看着秦念,我冷冷的笑了下。傲慢的问她说:
“嫌少?如果嫌少可以给你加!说吧,多少钱你能喝一杯?”
 
我心里已经想好了,我等她开价,一旦开完,我肯定会好好的羞辱她一下。因为她装大了,已经装的让我不高兴了。
 
秦念转头看了我一眼。这是她今天第一次正眼看我。必须得承认,这姑娘的确漂亮。尤其是一双眼睛,像一汪清澈的湖水。
 
“你的意思,给钱就得喝酒?”
 
她居然反问我。我脸上的笑容已经没了,冷冷的看了她一眼,并没回答她的问题。
 
这几年,家境的优越,身边人的吹捧,已经让我变得越来越傲慢。今天我之所以对她一再退让,完全是想在她身上找点儿乐子。
 
她见我不说话,转身拿起沙发上的手包。从里面也拿出了一沓钱,放到了桌子上。她这钱比我的那沓要多不少。接着,她同样以傲慢的眼神看着我说:
 
“来吧,价格和你一样,一杯酒三百,把这些钱喝光……”
 
包房里一下变得安静了,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。我这些狐朋狗友平日里都围着我转,知道我脾气不好。但他们猜不到,我会如何处理这件事。
 
这个女人越来越让我感兴趣了。我转头看向另外一个小姐,指着红酒架的方向,淡然的说了一句,
“去拿几个杯子过来……”
 
谁都明白,我这是要喝酒了。我酒量不差,三百块一杯,还是这种细高的高脚杯,一杯不过一二两左右,并且酒还是黑桃A的香槟,度数不高,她这点钱根本不够我喝的。现在我倒想看看她怎么收场了。
 
一排酒杯,依次倒满。
 
端起一杯酒,我似笑非笑的看了秦念一眼,把酒一口喝干。而秦念根本看都没看我一眼。
 
我连喝三杯,正当把第四杯酒端起来时。秦念的电话忽然响了。没等我喝,秦念拿着手机,快步的走出了包房。
 
我看着手中的酒杯,呵呵笑了下。有狐朋狗友劝我说,让我算了吧。没必要和一个坐台女一般见识。我没理他的话,把第四杯酒喝完,放下酒杯,直接出了包房。
 
长长的走廊里,灯光暧昧。秦念一边讲着电话,一边朝走廊的一端走去。
 
看着秦念窈窕的背影,我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。秦念刚开始并没察觉我跟在身后,等她电话打完,一回头,见身后是我,她还吓了一跳,略带惊讶的问我说 :
 
“你要干什么?”
 
我不怀好意的笑了下。把以前用在其他女人身上的办法,用在了秦念的身上。
 
“我要你!”
 
我承认,我这话有些不要脸。但根据我以往的经验,还真就有不少女人,就喜欢这一套。
 
一说完,我就朝着秦念迈出了一步。本来我俩挨的就很近,我这一动,已经快挨到了秦念的身上。秦念被我的厚颜无耻惊住了,她下意识的朝后退了下。这一退,整个人都靠在了一个包房的门上。
 
我本来是想吓她玩玩。可她后退的动作,却让我有了更想捉弄她的想法。
 
这包房没有客人。趁着秦念惊魂未定,我忽然一只手伸到她的身后,一把将门推开。同时,另外一只手拉着她的胳膊。一下将她拽到了包房里。秦念被我这忽然的动作吓的“啊”的一声叫。可我根本就没理她。
 
包房里一片黑暗。我随手把墙壁灯打开。昏黄的灯光照在秦念那张有些惊恐,却不失美丽的脸上。秦念越是害怕,我心里就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兴奋。她刚刚让我丢了面子,现在我必须让她受到我的惩罚。
 
空荡的包房里,只有我们两人。我一步步的走向秦念。秦念似乎比刚才镇定许多。但依旧是我每走一步,她就向后退一步。我一步步向前,她一步步后退。一直到无路可退,她只能靠在了墙上。
 
我依旧是一脸的坏笑,一只手摁在墙上,形成了一个咚壁的姿势。而我的脸离秦念也很近,近到可以清晰的闻到她身上的清香,感觉她呼出的热气。更能看到她胸口处的一起一伏。
 
让我没想到的是,秦念看着我,她忽然笑了。这是我今天见她,第一次对我笑。必须得说,她笑的很漂亮。尤其是嘴角处的浅浅酒窝,更是让我心里一动。
 
秦念她把头略微歪了歪,嘴角上扬。竟用一种温柔的口吻问我说:
 
“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?”
 
我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。
 
“你告诉我,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 
秦念继续微笑着问我。
 
我不怀好意的低头看了看她胸前。依旧用我一贯的玩世不恭的口吻说:
 
“刚刚已经和你说了,我想要你!”
 
我一说完,秦念又一次的笑了。她歪头看了我一眼。接着,她竟然伸出她白嫩小手,用手指轻轻的掐着我的下巴。用她特有的,暧昧而又诱惑的声音问我:
 
“凭什么?是凭你长得帅,还是凭你有钱?”
 
说着,秦念的手指略微一加力。在我的下巴上又捏了捏。
 
她这种暧昧的动作,让我心里痒痒的。这几年,我也经历过不少女人。但从来没有一个像秦念这样,单凭一个小动作,就把我心底的欲念一下升腾了起来。
 
看着秦念娇艳的红唇,我慢慢的低下了头,一点点的朝着红唇方向贴近。秦念依旧微笑着,红唇也慢慢的张开了。似乎在等待着我。
 
我从来没有想过,面对一个坐台女,我竟然会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。
 
我的嘴唇,已经轻轻吻在了秦念的红唇上。这种柔软的感觉,让我内心更为激动。我正准备进一步的拥吻索取时。忽然,我“啊”的一声大叫。一种锥心的疼痛传遍我全身!
 
我怎么也没想到,秦念竟然狠狠的咬了下我的舌头。这种疼痛,让我大脑一片空白。我下意识的用手捂着嘴。还没等反应过来,秦念一抬脚,七八公分高的高跟鞋鞋跟,又重重的踩在我的脚面上。
 
又是一种彻骨的疼,疼的我立刻弯下了腰。而秦念根本不管我,趁我弯腰之际,她快步的离开了包房。丢下了嗷嗷惨叫的我。
 
我蹲在地上疼了好一会儿,才稍微好了点儿。
 
按正常来讲,我现在应该去找妈咪。好好为难下秦念,但我不想这么做。因为我发现,这个秦念已经让我产生了很大的兴趣。
 
接下来的一周,我天天和身边的狐朋狗友去盛世年华。他们也都知道,我就是为了秦念去的。可惜的是,这一周里,秦念有四天没来。另外三天,她还坐了别人的台。我根本连看都没看到她一眼。这让我有些郁闷。
 
人就是贱,越看不到,偏偏还就越想见到。为了能尽快见到秦念,我做了一个让众人匪夷所思的决定:去盛世年华应聘!
盛世年华的老板我虽然不知道是谁,也不认识。但经理却和我很熟。经理姓郭,当他听到我要来应聘的时候。他第一反应,是我疯了。
 
因为他知道,我老爸是我们市里一家国有银行的副行长,年薪近百万。最主要的,是他虽然是副行长,但他主管信贷,有实权。市里这些大型商企许多都从他手里贷过款。就连我身边这些狐朋狗友,不少人都有求过我老爸。
 
不过我还是说服了郭经理。我告诉他,第一,我不要工资。第二,只要我来,我保证让盛世的营业额,在原有的基础上,再上一个台阶。其实想办到这点很简单,那么多人求我老爸,只要我一个电话,他们肯定屁颠屁颠的来捧场。
 
郭经理权衡了下,最终同意了。不过他也挺讲究,答应一个月给我三千块钱。另外,他不知道该安排我什么位置,干脆成立个客户关系部,我任部长。当然,没有手下。
 
在盛世年华上了三天班。可惜的是,这三天秦念竟然都没来。
 
第四天晚上,我正无聊的在办公室里发呆。手机一下响了,是一楼负责大厅的小保安打来的电话。他是被我两条烟收买的,专门负责帮我盯着秦念。他告诉我秦念来了。
 
放下电话,我直接去了一楼小姐的休息室。因为还没到客流高峰,一进门,就见一群花枝招展的小姐,正叽叽喳喳的在说着什么。见我进来,所有人的目光立刻都集中在我身上。
 
秦念坐在最里面的椅子上,她看我进来,先是一愣,接着,冷漠的把目光移到别处。而我则似笑非笑的看着她。虽然我脸上依旧是玩世不恭,但内心却血脉贲张。主要是秦念穿的太诱人。一套白色短裙,修长的美腿上,是一双充满诱惑的黑色丝袜。
 
她们的妈咪叫红姐。以前我们就熟悉。见我进来,她立刻扭着她的水蛇腰,左摇右摆的朝我走来。一到我身边,她就挽着我的胳膊。用她特有的嗲嗲的声音说:
 
“白风,你怎么想起来看我们了?”
 
说着,她整个身子都靠在了我的身上。
 
我叫林白风,熟悉我的人一般都叫我白风。
 
红姐三十多岁,虽然年龄有些大了,但身上充满着少妇独有的风韵。尤其是她的身材极好,走起路来,水蛇腰左摇右摆,感觉十分诱惑。我听别人说,红姐以前也是做小姐的,据说还是个头牌。
 
我哈哈一笑,抬手在红姐的腰上掐了下。这一掐,红姐立刻花枝乱颤的娇笑了起来。她这一乱动,整个人就在我身上乱蹭。弄的我心里痒痒的。
 
“白风,最近我的这些姐妹们,生意都不太好。你可得让你那些朋友多多照顾啊……”
 
我笑了笑,拿开红姐的手。直接朝秦念走去。
 
一到秦念的跟前,她依旧是看都不看我一眼。我慢慢的附身,两手摁住椅子两边的扶手。不怀好意的看着秦念说:
 
“秦念,我们又见面了……”
 
我离秦念很近。近到可以清楚的看到她衣服下面若隐若现的春光。
 
秦念终于是看了我一眼,但目光中满是鄙视。
 
“滚开!离我远一点儿……”
 
秦念的话非但没让我生气,我反倒呵呵笑了。接着,我慢悠悠的说道:
 
“秦念,咱们打个赌,早晚有一天,你会乖乖的爬上我的床。敢赌吗?”
 
我一说完,秦念的呼吸都开始沉重了。看来,我的话让她生气了。不过她越生气,我反倒越痛快。谁让她前几天那么对我呢?我必须好好报复报复她。
 
秦念被我气的不说话,我正准备再撩她几句。忽然休息室的门开了,一个小姐在门口冲秦念喊说,有人找她,在大厅等她。
 
我这才站了起来。看着秦念走到门口,我又朝着她的背影喊着:
 
“秦念,别忘了我刚才的话……”
 
秦念根本也没理我,直接走了。
 
我又和红姐这些人闲闹了一会儿。红姐就带着小姐去上台了。我一时无聊,就去大厅闲逛。其实我是想看看秦念回来没有。
 
到了大厅,根本没有秦念的影子。朝门外看去,就见霓虹灯下,一个男人正拉着秦念的胳膊,两人似乎正在激烈的争吵。
 
我气气秦念,没事儿调戏调戏她还行,但看到别人和她这样,我这气就不打一处来。想都没想,我立刻推开大门,快步朝着两人走去。
 
 
两人依旧在拉扯着。同时男人就听男人对秦念说:
 
“念念,别在胡闹了,好不好?”
 
看来两人认识,并且好像挺熟悉。
 
还没等走到跟前,我就伸出手指,指着这男人,同时大声呵斥着:
 
“你TM干什么的?把手给我松开……”
 
我这一喊,把他们两人都惊到了。这男人转过头,一脸怒容的看着我。我也同样盯着他,这人三十多岁。长的挺帅气,浓眉大眼,一套高级定制西装,看他这身穿着,就知道他不是普通人。
 
而秦念一看到我,她立刻甩开这男人的手。踩着高跟鞋,快步的走到我身边。
 
秦念的动作似乎让男人更加生气,他阴沉着脸,沉声问我:
 
“你是谁?”
 
他这一问,我又摆出我平日玩世不恭的态度来。转头看了一眼站在我身边的秦念。接着,我伸出手,搂在秦念的肩膀上,歪着头,似笑非笑的挑衅说:
 
“听清楚了,哥哥我叫林白风。秦念现在是我的女人,以后你离她远点儿……”
 
这男的脸色更加难看,他恶狠狠的盯着我,但却一言未发。但最出乎我意料的是,我这么说,秦念竟然没出声反驳我,这让我心里有些小得意。我暗自猜测,莫非秦念对我的态度转变了?
 
这男人就这样盯了我好一会儿,他才转头看了秦念一眼。我原以为他还会对秦念说些什么,可他却忽然转身上了路边的一辆宝马车。
 
宝马刚一开走,秦念忽然一下把我的手甩到一边,她转身就要走。我急忙快步的拦在她身前,看着她,嬉皮笑脸的说:
 
“秦念,我刚刚帮了你,你怎么也得感谢感谢我吧?”
 
秦念根本就不搭理我,她推开我,继续朝前走。我忙跟了上去,边走边问:
 
“秦念,刚才那男的谁啊?”
 
秦念还不说话。
 
我故意气她:
 
“那么老,是你爸?”
 
我的话终于是刺激到了秦念,她立刻冷冷的骂我说:
 
“是你爸!”
 
秦念的话非得没让我生气电视棒有几个价格,反倒让我哈哈大笑了起来。她终于是开口说话了。
 
“你客人?”
 
我再次追问。秦念根本也不回答我,她推开我,踩着高跟鞋,直接走了。看着秦念窈窕的背影,我在后面喊着:
 
“秦念,别忘了我和你说的话。你早晚有一天,会主动爬上我的床……”
 
我这话有吹嘘的成分,但也是我真实所想。从大学到现在,还真没有哪个女人向秦念这么对我,她越这样,我反倒对她的兴趣越浓。
 
回到夜总会,我本打算去找红姐,问问她一些关于秦念的事情,但红姐一直在忙。我又去了几个包房,陪一些来捧场的狐朋狗友坐了一会儿。一直到下班,也没再去找红姐。
 
下班后,我到大厅喊上小保安,准备送他去附近的宿舍。他们都是包吃包住的,住的地方是夜总会在附近给租的房子。
 
来上班这几天,我和这个小保安接触的最多。他这人比较憨厚,最主要的是,他每天在大厅,能帮我盯着秦念。
 
我俩一起到了停车场,我平时开的是一辆牧马人。刚到车前,把车门打开,准备上车。忽然就听身后的小保安大喊一声:
 
“林哥,小心……”
 
本来就是夜深人静,他这一喊,还吓了我一跳。我一回头,就见小保安一个箭步窜到我身前,猛的一用力,把我推到了一边。
 
接着,就听“咣”的一声响。也不知道从哪儿蹿出来三个人,他们手里高举着木棒,直接砸在了小保安的脑袋上,就见小保安晃荡一下,慢慢的瘫倒在地上。
 
小保安一倒,三人拎着棒子,立刻朝我奔了过来。
 
我在上学的时候,就不是个省油的灯。毕业之后,和狐朋狗友在一起,打架斗殴更是家常便饭。虽然这种事情我经历许多,但毕竟对方有三个人,并且手里还都拿着棒子。打我肯定是打不过的,我第一反应就是跑。这三人好像铁了心似的要收拾我。我虽然跑的快,但他们三个依旧是拼了命的在后面追赶着我。
 
出了停车场,就见夜总会门口有几个保安刚出来。一见他们,我立刻朝他们大喊着:
 
“快来帮忙,有人劫我……”
 
这几人一听,立刻朝我的方向跑了过来。追赶我的三个人,见有人来帮忙。他们犹豫了下,不过见我们人多,他们没再继续,转身都跑了。
 
我又急忙跑回停车场,想看看小保安怎么样。我没想到这小子这么仗义,我俩才认识几天,他就能挺身帮我。
一到停车场,就见小保安捂着脑袋,一脸蒙逼的站在原地。一看他站起来了,我心里稍微缓和了下。看来他应该没什么大事儿。但我还是不放心,拉着他,去了医院。检查了一下,问题不大,在医院观察一晚,没事儿明天就可以出院。
 
这件事不用想,肯定是今天晚上,和秦念纠缠的那个男人干的。能看得出来,那个男的不是普通人,但我特么也不是吃素的。他敢这么对我,我肯定不会饶了他。不过想找到这个男的,还必须得通过秦念。看来只能先找到秦念再说了。
 
虽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,但我还是给我那些狐朋狗友发了微信。把今晚的事情简单说了下,告诉他们醒来后联系我,我要报复!
 
早上八九点钟,我的手机就被打爆了。大家都问我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我有没有受伤。最关心我的是一个叫丁辰的家伙,他一听我说完。立刻在电话里嚷嚷着说,这几年竟是我们欺负别人了,没想到还有人敢对我下黑手。他告诉我不用管,他下午就码好人,去找我。今天无论如何,也要把这口恶气给我出了。
 
丁辰这家伙是个小富二代,家里有几个厂子。这几年一直跟在我身边,他家厂子资金周转不灵时,我通过我老爸,曾帮他贷过几次款。
 
想要找到昨天那几个人,我必须得先找到秦念。夜总会是下午两点上班,我到了夜总会,直接去了红姐的休息室。
 
一进门,就见红姐正和两个小姐在聊着什么。见我进来,红姐立刻站了起来,扭着水蛇腰,娇笑的朝我走来。一到我身边,她立刻亲昵的拉着我的胳膊,娇声的问我说:
 
“白风,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?”
 
从我到夜总会上班之后,夜总会几个妈咪都争相巴结我。我虽然不管小姐坐台的分配,但他们都知道,我许多朋友都来这里消费,并且一个比一个出手阔绰。只要我一句话,她们手下的小姐都能坐我朋友的台。
 
红姐说着,故意用她引以为傲的部位蹭了蹭我的胳膊。要在平时,我肯定会调笑几句。可因为昨晚的事,我心情不太好。干脆直接板着脸,对红姐说:
 
“红姐,你现在把秦念叫来,我有事找她……”
 
红姐见我板着脸,她也知道我肯定是有事。马上反问我说:
 
“找秦念?可我联系不上她啊……”
 
红姐的话让我立刻皱起了眉头,不满的看着红姐说:
 
“她是你手下的小姐,你说你联系不上她?”
 
我的声调提高了不少。这些年,家境的优越,以及身边朋友的吹捧,让我的性格变得有些飞扬跋扈。
 
红姐见我有些急了,她急忙解释说:
 
“白风,我真的联系不上她。你可能不知道,这个秦念之前根本不是我的姐妹。是有一天老板忽然找我,让我带着她。老板还特意交代,无论这个秦念想做什么都可以,让我不用管她。只是她想上台的时候,让我帮忙给她找个熟人台就行。对了,你那天点她时,她还是第一次出台呢……”
 
红姐的话先是让我一愣,但我马上又想明白了。红姐肯定不是撒谎,我第一次点秦念的台时,她表现的就和普通小姐不一样。还有在这上了几天班,秦念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。根本就没什么顾忌。如果背后没人给她撑腰,她一个小姐,肯定是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。
 
现在想找秦念,还得去找老板。可我来了一周多了,还没见过老板长什么样呢。我又问红姐:
 
“那老板是谁?你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……”
 
我现在别的不管,就一心想找到昨天对我下黑手的人。
 
我一说完,红姐马上又不好意思的说:
 
“白风,老板的联系方式我也没有。老板一个月也就来个一两次。平时我们很少接触,有事情都是和郭经理谈的。要不你找郭经理问问吧……”
 
见红姐连老板的联系方式也没有,我只好去找郭经理。郭经理三十多岁,带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。他平时不苟言笑,总是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。以前在别的夜总会就是职业经理。据说在夜场这个行业里,人脉很广,据说也是个人物。
 
敲门进去,就见郭经理坐在老板椅上,和对面的一个女人聊着什么。这女人是背对着我,她虽然回了下头。但我并没注意她的长相。而是直接问郭经理说:
 
“老郭,我来盛世年华也一周了。还不知道老板是谁呢,你把他电话给我,我有事找他……”
 
其实我来夜总会上班,纯粹是心血来潮,来瞎胡闹而已,根本就不可能长干的。别人对郭经理恭恭敬敬,而我却始终和他吊儿郎当,也没把他这经理当回事。
 
郭经理对我的态度倒是挺好,他马上问我说:
 
“白风,你怎么忽然想起找老板了?”
 
我冷呵一声。拿起他桌上的烟,点了一支。接着,把昨天的事情和郭经理讲了一遍。我还特意强调了下,昨天偷袭我的人,就是那个和秦念纠缠的男人。
 
我刚一讲完,郭经理还没说话。忽然他对面的那个女人说话了,她看着我问:
 
“你就是林副行长的公子,林白风?”
 
刚刚我一直没注意这个女人,完全把她当成了夜总会的小姐。听她这么一问,我不由好奇的打量着她。这女的和我年龄相仿,也就二十四五岁。长的很漂亮,尤其是那双大眼睛,给人感觉水灵灵的。穿着一套白色的束腰连衣裙。裙子是深“V”字领,胸前的半圆露在外面。看着就让人无限遐想。她虽然是坐着,但依旧能感受到,她的身材很棒。
 
看着她,我脑子里浮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,夜总会里有这么出众的小姐,我怎么会不知道?
 
不过我嘴上还是略显客套的问:
 
“你是?”
 
一听我这么问,郭经理刚要介绍。但这女的却站了起来。她主动冲我伸出手,笑吟吟的自我介绍着:
 
“我就是你要找的人,盛世年华的老板,柳晓晓!”
 
我急忙伸出手,和她握了手。她的手很软,给人一种柔若无骨的感觉。不过最出乎我意料的是,我没想到我们的老板,居然是一位这么年轻的女人。
免责条款 | 隐私保护 | 咨询热点 | 联系我们 | 公司简介 | 批发方案 | 配送方式